鲫鱼豆腐汤tofu

一个初二的小透明👻
喜欢盾冬锤基德哈福华💓
还有好多好多cp💓
总之,欢迎勾搭!😘😘😘
新浪微博@鲫鱼豆腐汤tofu
QQ:2258254766

【盾冬】【锤基】您有一箱小甜饼请签收

【盾冬】

Barnes中士的一生,都充满着色彩。

是豆芽Steve在安静绘画时,阳光照在他的发丝上熠熠生辉的金色。

是与Steve共同执行咆哮突击队任务时,军装与铮铮铁骨相称的绿色。

是坠落火车时耳边呼啸着山谷的风,伴着Steve的痛哭看见的雪的白色。

是一次次鞭打血肉模糊时看见的,冷冰冰的洗脑仪器和陌生的铁手臂的灰色。

是不连贯的俄语命令着自己去残害生命时,眼中映着身上制服的黑色。

是持着枪在公路上追赶那跟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时,
男人制服的蓝色。

是被迫忘记那个男人后,又再水中救出他,再次冲击着脑海的蓝色。

是罗马尼亚李子鲜艳饱满的紫色。

是安全屋墙壁上墙纸的黄色。

是重新与Steve相遇时,穿着的那件外套的棕色。

是Steve好友Sam的红翼的红色。

是再次被冷冻时,渐渐漫过玻璃的霜的白色。

还有一种颜色,是一见到Steve时就会有的

——内心里突然冒出的粉红色。

“Barnes中士?”

谁在叫我?为什么打断我的回想?我还在细细回忆着我所能记住的颜色呢!即使是冷冻着无法沟通的人也不能随便打扰啊!

“Barnes中士?”

那声音又来了!

“Barnes中士,起床了!”

是很温和的声音呢。

发觉身边温度慢慢升高,我微微睁开眼,没看清眼前的人,但,我不是在冷冻仓里吗?怎么躺在床上了?

“Barnes中士。”

还叫,真烦人!

“别吵了!”

“唉,又有起床气。Barnes中士,你已经害我连续迟到一周了,果然——”

那人突然靠近,在我嘴角留下一个浅浅的吻。

我猛的睁开眼。

“早安,Barnes中士。”Steve对着我微笑。

啊!怎么又是粉红色!

————————————————————————
就是喜欢看老冰棍夫夫甜甜的(//∇//)。

————————————————————————

【锤基】

Loki一直认为自己的感情表达的很明显啊!

像是Thor回Asgard时一直在想那个女人,我因为吃醋而骂他。

像是捅Thor肾的时候我特意没有选长一点的匕首捅穿。

像是Thor来囚牢里找我的时候故意嘲讽他而渴望得到他关系的语句。

像是被带出囚牢时用神力变装成Thor身边的人来挑起话题。

像是因为Thor怕被士兵发现突然按住我的嘴紧靠着墙给我上了副手铐,我矜持着不让自己脸红。

像是掉彩虹桥时我深情的看了Thor一眼。

像是(假装)被捅后Thor把我抱在怀里,我说的“I'm not do for him.”,还有我失落的眼神。

Thor是瞎吗?为什么一点都看不出!

我都把我的感情表达的这么明显了,他还只把我当弟弟!还隔三差五往地球找那个Jane!

这个蠢锤子是炸鸡吃多了智商下降了吗?!

也许下次可以换把更锋利的匕首,不知道Asgard雷神的肾值多少钱,一定够买这个月的布丁了!

看来,是时候该给Thor一个教训了!

Thor今天又去地球了!等他回来我还去亲自“迎接他”。

我乔装成一个士兵,在彩虹桥旁等着。

不一会儿,Thor走出彩虹桥,我上去拦住他。

“有什么事吗?”Thor问我。这个锤子果然看不出来!

“Loki殿下在大殿里用神力磨着匕首,像是要自杀呢!他让我来找您,说什么‘一定要见您最后一面’。”我故意往严重的说,说我要自杀 看看这个蠢锤子有什么反映。

Thor看着我,眼中删过恍惚的光。

“快带我过去!”他慌忙的说。

“是!”我暗喜,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我和Thor疾步走着。

“穿过着走廊就到大殿了,我们走快点吧。”我说。

“不。”Thor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盯着我。

然后突然拉起我的手——这个蠢货在干嘛?我马上就要自杀了喂!

他拉着我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等等!

那是,Thor的,卧房!

他要干嘛!?

难不成是——

他几乎是飞快地拉着我走。

“哐!”我被他拽进卧房,门被用力关上。

“Loki,恶作剧好玩吗?”Thor盯着我。

什么?可恶,被识破了。

“没想到Thor你的智商有所长进呢。”我尴尬的笑笑,变回了原样。

“从小你就喜欢这样逗我,还不容易识破?”Thor的声音突然转为低沉。

完了,恶作剧被识破了,等下可能还要挨批评。

“哥哥~”我睁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他每次都吃这一招,Thor怎么会欺负无辜可爱的迪迪呢?

“不要叫我哥哥!”Thor低着头吼了一声。

他突然走进我,气氛开始不对。

我被按在墙上。

我闭着眼,完了完了,现在来的急用神力逃走吗?Thor该不会打我吧!

一秒,两秒,等待中的批评或挨打并没有到来。

Thor抓住我的肩膀,感觉在靠近。

我的嘴唇被他轻轻含住。

他十分粗鲁而又急不可待的撬开我的牙齿,一寸一寸的深入我的嘴唇。

哦我的约旦海姆!他去地球上治脑子了么!终于,终于!

我暗喜地迎合着他。

啊,喘不过气了,Thor强势的夺走了我嘴中的所有空气。

“Thor,我,我。我喘不过气了。”我小声的嘀咕着。

他这才放开我。

我不敢直视他,我的脸现在肯定红的可怕。

他看着我,轻轻的笑了一声。

“Loki,不要叫我哥哥。”

“那叫你什么?”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他又突然凑过来,我以为又要接受一个吻,但他错开了嘴唇,对着我的耳朵温柔的说:

“叫我老公啊。”

去他妈地球的蝼蚁!怎么,怎么这么会说情话啊他!

我想反撩Thor,说出来的却是一句软绵绵的“嗯~”

“还有,不要再恶作剧了,我会担心你的。”

“嗯~”

————————————————————————
从此,Loki和Thor过上了性福快乐的生活。

                                     寻人启示
Asgard的王后在寻找帮Asgard之王雷神Thor治疗脑中疾病的地球蝼蚁,请那位好心的蝼蚁联系本人,那位蝼蚁将获得Asgard王后赠送的秘制布丁。
————————————————————————

就是要甜甜哒!
读者老爷们记得留下❤和评论哦(´-ω-`)
(啊啊啊啊啊好喜欢温柔的大盾和软绵绵的Loki!)
哦我的约旦海姆!

鬼晓得我刚刚画了什么😂😂
(偶然的脑洞加上幼儿园水平)
好可爱(/ω\)
好喜欢闺蜜组(❁´ω`❁)
(果然国庆假期害的我都不会写字了。。。)

【德哈】斯科皮的自述

好了,现在我成了失踪人口了😂
不定期失踪的豆腐来更新啦!
依然不要忘记留下❤和评论哦!

———————————分割线——————————
〈二〉

这节课是草药课。

“斯科皮,奥丁森。你们差一点就迟到了。”隆巴顿教授站在温室旁,“快过来吧。”

我和奥丁森走进温室。

隆巴顿教授是一个温和老实的人,但他十分粗心。

“有人看见我的耳套没?黑色的那个。”隆巴顿教授第三次把耳套落下了,要知道这在学习曼德拉草时是致命的错误。

“在这里,教授。”角落里一个格兰芬多男孩举起手中的耳套。

“真是太感谢了。”隆巴顿教授从男孩手里拿过耳套。

他抓着耳套,然后放大声音对大家说:“今天我们要学习收割曼德拉草。”

他把一个花盆挪到身前。花盆里,两瓣绿叶微微摇曳着。

“曼德拉草昨天就成熟了,有一半我用来给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们收割,剩下这么多是你们的。”隆巴顿教授说,“那么按照上节课教过的,三人一组来收割吧。”

“是,教授。”我们齐声说。

我站到奥丁森旁边,伸手拿过那个绿色的耳套。

“我们俩一组,对吧。”我问他。

“嗯,还有克琳娜。”奥丁森说。

克琳娜是一个格兰芬多女孩,她有着一头瀑布般的黑发,黑发常常被她用发圈扎起,在后脑勺束个高高的马尾。她和奥丁森关系很好,大家都说奥丁森喜欢她,可我不这么认为。

“波特,又跟格兰芬多人混在一起啊!”有个斯莱特林男孩对我大喊,“你不觉得他们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傻气吗?”

我低头不语,奥丁森在我旁边怒视着那个斯莱特林男孩。

“对了,波特,你还是趁早去格兰芬多吧!斯莱特林不欢迎你!你这个血种不明的孤儿!”说到这儿,斯莱特林们不禁放声大笑。

奥丁森看起来想为我打抱不平,我示意他冷静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们对着我大喊波特顺带上骂我的话时,我总有一种熟悉感,就好像很多年前的一个波特也被这样对待过。

“先生们,别再吵了!”隆巴顿教授说,“现在,戴上你们的耳套!”

说实话,这节课的内容十分精彩,曼德拉草成熟后的样子真让我惊讶。隆巴顿教授的讲解也是一如既往的生动。但我却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分了心。

“嘿,注意点儿!斯科皮,这已经是你第八次被曼德拉草的叶子打倒了。你怎么了?”奥丁森向我打着手势。

我摇摇头:“没什么。”——只是在想,我是不是一个血种不明的孤儿?如果不是,我的家人又在哪里?

我一直在分心。

连隆巴顿教授都说我:“斯科皮,你需要集中一点精神了。”

我有时很奇怪,为什么不管我犯了什么错,隆巴顿教授都只会提醒我一下,从不会罚我或关我禁闭。

下课了,学生们陆续走出温室。

纳威•隆巴顿还在温室内,他对着一盆曼德拉草叹气:“唉。哈利,我要怎么照顾你的小斯科皮呢?”

曼德拉草不解风情地抽搐了一下,纳威洒了些火龙粪。

奥丁森牵着克琳娜的手走在我身旁。

“我和克琳娜回格兰芬多休息室拿下节课要用的书了。你去哪儿,斯科皮?”奥丁森问我。

“图书馆。”我冷冷的说。我的语气为什么这么奇怪啊。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奥丁森和克琳娜牵着的手。

克琳娜感觉到了我的视线,尴尬地挪开手:“那么下节课再见咯,斯科皮。”

我点点头。克琳娜的声音甜甜糯糯的,很好听,大概是奥丁森喜欢的声音。

我快步走到图书馆。

比起斯莱特林那个昏暗的地窖,我更喜欢在图书馆待着。

“请问我上次借的那本书呢?”我小心的问这位脾气不好的图书管理员。

图书管理员用手指了指:“那儿,右边第三个书架第二排,你自己找找吧。”

我走近书架,一眼就看到了那本书。

——那本破旧的《哈利•波特传》。

我翻开书,翻到被我做了标记的那一页。

上面有一张彩色照片,一个金发男人站在照片左边,哈利•波特站在右边。

此时,画中的金发男人正侧着头,深情的看着哈利•波特。男人的眼睛是灰蓝色的,与哈利•波特的眼睛很衬。

隔着纸页都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的甜蜜。

我仔细的看着这张照片,觉得照片上的人与我有着莫名的亲切,我想了解有关他们的全部信息。但这本《哈利•波特传》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十分破旧,这一页上最清楚的只有这张照片。

并不是我懒得找新的《哈利•波特传》,这本书是最早的版本,图书馆只有一本,而其他版本中毫无有关这俩人的信息。

我只有一遍又一遍地看这张照片。

突然,我注意到照片左下角有淡淡的笔迹。

我把脸贴近,想看清上面写的什么。

“D&H。”我小声念出来,随后大吃一惊。

“D&H!”是金纸鹤上的字!是德留给我的字!

拿着金纸鹤与照片对比,两个“D&H”竟十分相似,像是同一个人写的!

再看那张照片,照片上男人的一头灿若阳光的金发,与记忆中德的金发吻合起来。

他会是德吗?

我在心里一遍遍重复这个问题。

此时,墙上的钟告诉我,又该上课了。

把书放回书架,走上去魔法史课的路。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最后见到德的那一次。

德痛哭的样子又浮现,我又想德了。

我扶着墙壁颤巍巍的走。

“小心点,斯科皮。你按着我的画了。”

我抬头,是一副画像在对我说话。

画像中的老人有着银白色的长须,月牙形眼镜架在不知道被打歪了多少次的鼻子上。

“邓布利多教授。”我说。

“发生了什么事儿吗?斯科皮,我看你心神不宁的。”邓布利多问我。

我常认为邓布利多是能看穿别人的谎言的,所以我没有隐瞒,实话告诉了他:“教授,我想知道更多有关德和哈利•波特的事。”

“嗯。”画中的邓布利多眯着眼,微微点头。

“教授!教授您还在吗?”我以为邓布利多教授又睡着了,他最近很嗜睡。

邓布利多突然用种迷迷糊糊的声音说:“今晚十二点,到八楼傻巴拿巴教巨怪跳芭蕾舞的挂毯对面的那段空墙前,专心致志地在脑子里想三遍‘邓布利多叫我来的地方’,等出现一个门,你走进去,就能知道有关他们的事了。”说完,他消失在画中。

“八楼傻巴什么什么的对面?”虽然着听起来很荒诞,但我想试试。

“糟了,魔法史课开始了!”我又忘了上课时间!

一个幽灵在斯科皮身后目送他远去。

“斯科皮,晚上再见吧。”幽灵喃喃一句。他飘走了。

——————————分割线——————————

下一章,就要相聚了哦!

读者老爷们请留下你们的❤和评论吧!

【德哈】斯科皮的自述

试了好久都不知道怎么发链接QAQ。
我终于更啦!下午应该会更第二章!
迟到的国庆节快乐!
读者老爷们请留下你们的❤和评论吧!
——————————分割线———————————
〈一〉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哭,也是最后一次。

下一次再看见他,是在他墓碑的照片上。

赫敏阿姨和罗恩叔叔说要带我出去玩一个星期,我高兴的答应了。但想到德,我又犹豫了。

“如果我出去玩了,德呢?德和我一起吗?”我问

“不,他待在这儿。”赫敏阿姨对我说,“德最近有工作,很忙,不能陪你。”

“所以他才让我们带你出去玩。”罗恩叔叔接着说。

“哦,好吧。”我答应着。

我们去了挪威。当我看见层层白雪中夹杂着大片森林的峡谷,以及峡谷中夹着的玉丝带般的河流。

河中浪花轻抚一边的石头,石头光滑的能反射阳光

突然,一道阳光照射到我身上,脚趾明明被寒雪冻的冷极了,但此时我却感到十分暖和。

我站起身,爬上一旁的大石头,对着峡谷大叫。

一转头看见峡谷中,大片森林中,有一个湖泊。

湖泊清澈极了,还倒映着旁边的森林。

真绿啊。

绿的就像,就像……

就像德痛哭时照片上男人的眼睛。

那个男人叫什么呢?

对了,德叫他疤头。

我和赫敏还有罗恩在挪威度过了一段十分快乐的时光。我们在北极光下露营,在森林中打雪仗。

该回家了。

我兴奋地叩着德家的门。

“德,我回来了!我给你带了——”

“斯科皮。”赫敏突然说。

“嗯?”礼物两个字活生生被咽下去。

“我想,你得跟我们去一个地方。”

“嗯。”

赫敏牵着我的手,坐上车。

车子开的很急。

“发生什么了,赫敏?”我问坐在我身旁的赫敏。她阴沉着脸,低着头,褐色的长发被她匆忙扎起。

她没回答我。反而是坐在前面的罗恩说:

“是这样的,斯科皮。德,去世了。”

犹如被现实痛打了一顿。对着心口痛打。

我当时才三岁,但却在那一瞬间学会了苦笑着对罗恩说:“得了吧,罗恩你太会开玩笑了。哈哈。”我当时的表情一定难看死了吧。

他们依然沉默着。罗恩递给赫敏一张纸巾。赫敏把脸埋在纸巾里,肩膀一耸一耸,她抽泣起来。

开玩笑的吧。开玩笑的吧。

德怎么能死呢?

等我走过一段不真实的路,穿过教堂,到达墓地。

我几乎是被罗恩拖着走的。我难以踏出通往墓地的每一步。

我想叫罗恩掐我一下,好让想象中的手臂没有痛感,好让想象中的这一切都是个噩梦。

但我知道这不是梦。

当我站在德的墓碑前,看见照片上熟悉的脸——尽管我现在早已忘了他长得什么样。

我在墓碑前跪下。

我大声地诅咒着自己:“斯科皮你是条小狗!是个笨蛋!说好一直陪着德的呢!说好不会让他孤单的呢!哇………呜啊啊啊…………”我说不下去了,痛哭起来。

为什么要离开德呢?说好不会让他孤单的呢!

我真是天底下最大的蠢蛋,呆瓜!

对了,德不让我说脏话。

可是,德也说过脏话,他说过“疤头”不是吗?

看来,每个人都有个例外不是吗?

我对着德的墓碑,像是德对着疤头的照片一样。

我痛哭,我大喊:

“德,我好想你!”

身后,早已泣不成声的赫敏被罗恩搂在怀里。

一滴泪水滴在桌子上,在安静的图书馆里绽出心碎的声音。

奥丁森拍拍我的肩,轻声安慰着我。

过了十年了,每每想起德的去世还是会流泪。我始终不能忘记德。

我用手背抹去眼泪,整理了一下衣领。

“然后呢?你跟罗恩赫敏住在一起了吗?”奥丁森问。

我点点头。

德去世后,我和罗恩赫敏在一起生活了两三个月,或者三四个月,我已经记不清了。后来,罗恩和赫敏因为永久的工作调动,把我放在了孤儿院。

还记得离别的那一天,我被罗恩和赫敏深深的拥抱着。罗恩还摸了摸我的头,把我整齐的金发弄乱,罗恩很喜欢这样做,但我每次都会再把金发整理好,因为德喜欢整齐的金发。

赫敏那天穿了一件大披风,披风上有个布口袋。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项链,放在我手上,她紧紧握住我的手。

“斯科皮,我们保证会来看望你的。”她说着,把项链放到我手上,“这是德生前打算交给你的,你拿着。”说完,松开我的手,头也不回地和罗恩走上那辆福特车。

车子像是试了魔法,“咻”地就不见了。

我托起手中的项链,那是个细线穿过的金纸鹤。

金纸鹤十分精致,我把它捧在手上,仔细的观察它。

我发现纸鹤底部像是有什么花纹,我翻到底部看。

我看见了一行字:“D&H”

那是什么意思呢?不管了,赫敏说这是德交给我的。

我郑重其事的戴上项链。

“我可以看看那个项链吗?”奥丁森问我。

“当然。”我回答,“但是你恐怕要等到下节课下课了。还有一分钟上课。”

“但我们现在却还在——”奥丁森抬头看看四周,图书馆里早已空无一人。

“——图书馆里!”两个少年异口同声。

然后两人慌忙拿起书,连椅子都没摆好。他们冲出图书馆,消失在走廊里。

——————————分割线———————————

豆腐唠嗑:读者老爷们,德被我写死了😭
巴特,德的死是有意义哒!
想知意义如何?请继续关注《斯科皮的自述》
(虽然身为作者,但还是好难过。)
(想去死)

请读者老爷们用❤来砸我吧!
(真的没人知道手机怎么弄链接吗?)

【德哈】斯科皮的自述

预计是一个长篇(会有很多内容需要在后面的章节里说明)。初二小透明渴望读者们的❤

——————————分割线———————————

(序)
 
我叫斯科皮。斯科皮·波特。
  
我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二年级的学生。
  
我拥有着伟大的救世主哈利·波特的姓,这被人们津津乐道,可我是个斯莱特林。
  
我的朋友奥丁森问过我:“斯科皮,你真的不是哈利·波特的亲人之类的吗?要知道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你的眼睛和波特先生的眼睛一样绿,一样像是倒映在清澈湖水中的挪威森林。”
   
我不是。
   
自我有记忆以来,我从没接触过哈利·波特,也更谈不上与他有关系。
   
自我有记忆以来,第一个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他跟我有着一样的金发。

他的名字我并不知道,但记忆告诉我,我小时候常叫他德。德是个出色的男人,但我记忆中他的身边并没有人陪伴。

我曾问过他:“书上说每一个成功的人背后都有一位伴侣在支持他。德,你如此出色,身边怎么从来没有伴侣?”

我还记得他听完我这个问题后,灰蓝色的双眸像是被抽去了光。

他低头看着我,回答我说:“斯科皮,我的伴侣活在我心中。”

“那他为什么不陪着你呢?”

“我也不知道。”他苦笑着,“所以我身边只有你了,斯科皮。”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听他说过,也再也没有与他讨论过有关他伴侣的事。但我喜欢黏着他,因为我害怕我一走开,他就会悲伤,怕我一走开 ,他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德对我要求很严格,他希望我举止优雅得体。我记忆中的他从来就是优雅得体的贵族模样。

有一次,邻居家的“笨猪”小男孩把石子扔到我身上,特别痛。我当时边哭边说:“笨猪,我要打死你!”

德当时刚好在我身后。

他把我拎回家,大声训斥我:“为什么说脏话!”

我觉得特别委屈,哭的越来越狠:“对,对不起……呜哇……”

德最受不了别人哭。

他马上安抚我,又帮我在被石子打出淤青的地方抹药。

他的动作很温柔。

我渐渐止住哭声。

德对我说:“给别人取外号是不对的。骂人也是不对的。争吵和谩骂解决不了问题。”

我说:“可你也给一个人取过外号,你也骂过人!”

他看着我,问我:“是吗?”

我点点头,说:“是的。有一次我看你睡熟了,打算溜出去玩儿。然后我突然听见你大声叫了一个外号,一个难听的外号。”

“什么外号?”

“疤头。”

“……”

“你一直叫着这个外号,而且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

“……”

德没回答我。他草草的上完药,走了。

我以为他是因为被我戳穿了很难为情。

但当我傍晚回家时,刚好看见他对着一张照片说:

“疤头,我好想你。”

他哭了,对着照片哭的一踏糊涂。

我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那人拥有着和我一样的绿眼睛。

像是倒映在清澈湖水中的挪威森林。

———————————分割线——————————

我敢保证这是一部HE
可能有微微的OOC
奥丁森是我原创的斯科皮的朋友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会更第一章(这个意外指的是老师的作业)
又没有可爱的读者老爷知道手机版怎么放链接,链接怎么改名?跪求orz(好心的老爷们如果会怎么放链接的话请私信我谢谢)
读者老爷们要是喜欢这篇文的话就给一个❤和一个评论吧,么么哒😘

【盾冬】布鲁克林的太阳 (战争AU)

来自语文测验的作文(初二的我拥有着小学文笔)
Lisa和Jim的名字是原创。这时候大概还是芽詹吧
备注:BE

战争已经笼罩安静祥和的布鲁克林一个多月了。大街上随处都是巡逻队。凶神恶煞的巡逻兵让Lisa姨妈肥胖臃肿的身材瘦了一圈了。“看着他们的样子我就吃不下饭。”Lisa姨妈常这么说。

又是一个礼拜天,Lisa姨妈像往常一样去教堂做礼拜。“Lisa对基督教的虔诚连战争都无法阻挡。”镇民们这样调侃Lisa姨妈。

“哦,Lisa!当然又是你!”牧师Jim和Lisa姨妈拥抱,“还有你们,小伙子们,Steve和Bucky!”

Jim和Lisa寒暄过后,人们陆续到齐。

Jim开始祷告。

祷告进行到了一半,人们突然听见“哐”的一声。

一位身材高大的巡逻兵用脚把教堂的门踢开。他的眼神像是熊熊烈火,狠狠的盯着Jim,像是要把Jim烧死一样。

“他也来祷告?”Steve小声问Bucky。

“怎么可能?我打赌他绝对不是来祷告的。”Bucky凑到Steve的耳朵旁,轻声说。Bucky的温度灼烧着Steve的耳朵。

Steve的耳朵红了,他被Bucky突然的近距离吓到了。Steve转头,语无伦次的说:“我我 ,我才不跟你,打打赌!你总是赢!”

Bucky看着Steve已经红透了的耳朵,抿嘴微笑,把Steve的头扳过来,捧着他的脸说“好好好,不跟你赌。”

突然,巡逻兵操着怪异的口音大吼一声:“牧师,给我滚过来!”。坐在Bucky旁边的小女孩吓的直往妈妈怀里躲。

Jim的眼神冷冰冰地看着巡逻兵,仍然在祷告。

底下的人们唏唏嘘嘘的小声讨论着发生了什么事。

巡逻兵见Jim纹丝不动,便快步走向Jim。巡逻兵走到Jim身边,用粗糙肥大的手按着Jim的脖子。

“Jim,是你们小镇上的牧师,”巡逻兵说,他停顿了一下,“但,他也是反击部队的队长!反击部队是邪恶的组织,我要裁决他!”

巡逻兵口中的反击部队就是一支由布鲁克林人民组成的反抗巡逻兵的正义维护部队。Bucky在一周前也成为了反击部队的一员。

Jim沉默着。

人们在下面注视着Jim。

巡逻兵握住手枪,枪口对准Jim的太阳穴。

“不!他不能杀了Jim!”Bucky突然说,声音在寂静的教堂里显得格外的洪亮。Steve怕巡逻兵盯上Bucky,连忙用手捂住Bucky的嘴。

“砰”,子弹蹦出枪膛。Jim倒在地上,死了。

Jim的眼睛是睁着的,仿佛还闪着光。

“不!!!!!”Bucky大叫。

此时,埋伏在外的巡逻队打着要来抓同党的名义冲进教堂。由副队长Sam领导的反击部队也随即冲入。

人们惊恐地逃跑,子弹交织着响声碰撞在教堂的墙上。

外面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Bucky突然站起身,Steve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跟着站起身。

“Steve,战斗开始了。我是反击部队的一员,必须帮助他们。”Bucky把手搭在Steve的肩上,打算在战斗之前再感受一下他的小Steve的体温,“还有,Steve,你要带着Lisa姨妈从教堂侧门离开这里。这里不安全。”Bucky怎么舍得Steve受伤。

“那,那你呢?”Steve说。

Bucky不语,只是对着Steve温柔一笑,然后拔出腰间的枪。

他转身,准备加入战斗。

“Bucky!”Steve突然拉住Bucky的衣服。

Bucky回头,Steve踮起脚尖吻上了Bucky的唇。

Bucky定格了,他的心脏好像快炸裂了,脸颊通红。

三秒后,Steve松开Bucky。他看着自己深爱的Bucky被自己吻了以后娇羞的样子,不禁上扬嘴角。“我的Bucky真是可爱啊”Steve心想。

“Bucky,我爱你。”Steve深情地对着Bucky说,“你一定要平安回来。不然我得不到我的Bucky,就只能一辈子做个单身汉了。”

Bucky被Steve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喜着,因为得知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真是美好的一件事情。

他听见Steve仍然在担心自己,饶有自信的说:“放心Steve,英勇的Bucky是战无不胜的!”

Bucky望向窗外,说:“等大雨过去,太阳回来了,我也会回来的!”说完露出了招牌Bucky式笑容。

然后Bucky转身冲向Jim的尸体,加入战斗。

Steve看着bucky的背影,Bucky的微笑还印在脑中。

一定要回来啊,我的Bucky,我的太阳。

Steve回到家,坐立难安。

这场布鲁克林的雨下了两天两夜,像是要把世界上所有的水都灌到这里似的。

第三天,天上乌云密布,太阳在乌云后面待着,整天都是阴天。

Steve被叫Sam去领Bucky的尸体。

Steve假装Sam是说着玩儿的;“别逗了,Bucky怎么可能死呢?”

但看着Sam的脸,Steve沉默了。

他的Bucky,真的,死了?

想到这里,Steve脚一软,像是失了魂魄。

在Sam的搀扶下,Steve走到教堂。

Steve一眼就看见了Bucky,即使有很多具尸体,即使尸体身上有着血渍,Steve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的Bucky。

Steve颤颤巍巍的走到Bucky身边,用手扶起Bucky。

他抱着Bucky,哽咽起来。

我的太阳回来了,可他再也发不了光了。

Steve的眼中,布鲁克林再也没有阳光了。

THE END


深思:我为什么要把我们的吧唧哥哥写死啊啊啊啊啊(微笑着自杀)

欢迎寄刀片(微笑)

想扇自己一巴掌。